快捷搜索:  www.ymwears.cn  as

艾威:花样年,你凭什么定义美

艾威:花样年,你凭什么定义美

  房企千千万,风格鲜明不按常理出牌的不多,花样年算一家。

  从产品调性,到创始人言论,花样年经常挑战行业认知。

  没想到,如今花样年已经个性到“出圈”了,近日以《花样年 穿什么》的内部着装要求,理直气壮地直接对美进行定义。

  个性和狂妄,只有一步之遥。

  在小仙看来,花样年此举实属不智。

  我们来看看花样年是怎么要求员工着装的:

  穿什么才美呢?

  “按照职场画像来寻找穿衣标杆”,明确该怎么模仿成功者的穿着:“职场穿着避雷招数”,以下这些都不能穿:

  看到这里,似乎都还显得比较正常,跟常见的公司着装要求也相差无几。

  只是喜欢穿宽松中式服装的马云很明显不符合“避雷”第一条。

  但是接下来画风就开始不对了:

  女士们,如果没有化淡妆,就是懒。

  同时,出门之前先检查好自己全身上下不能超过三个颜色。

  男人也别以为美只跟女人有关,对男人的要求更严格:

  解开的纽扣不要超过两个,再热也不行,否则就“油腻”了,不美了。有肚腩就不能穿太紧身的衣服,虽然你已经过劳肥了,但是,既不能穿太紧身,按前面“职场穿着避雷招数”第一条,你也不能穿太宽松。那怎么办呢?只有争分夺秒减肥了。

  你要是问,那除了这些标准,如果我自己觉得挺美的,可以按我对美的理解来穿吗?

  花样年说:不行。

  虽然我们公司很有个性,我们曾小姐也很有个性,但是在美这件事情上,你不能有个性:

  那么,如果我没办法像曾小姐和品牌中心要求的这些标准一样美呢?

  比如,

  我皮肤过敏,化不了妆,

  最近疫情耗光了积蓄,我没钱置办符合美者标准的行头,

  最大码的衣服我穿着都成了紧身,而且我是激素肥,

  工作太忙了,实在没有时间减肥,

  ……

  花样年说:不好意思哦亲,我们只管杀不管埋呢。

  虽然公司没有发工服,但是你必须穿得美,否则就不是花样年人。

  如果你还是不知道怎么才能穿得美,花样年会继续手把手教你,直到你穿得符合公司认为美的标准为止:

  总结一下

  花样年曾小姐“一直很在意美”,“鼓励大家穿得美一点”。

  所以,不管男女,不论身材,都要按照上面的模仿标杆、避雷指南进行职场穿着,才是美的。如果讲个性、按别的穿着标准,那就是不美的,就不是花样年人。

  小仙不禁有几个疑问。

  首先,为什么公司可以对员工进行美不美这种价值判断?

  《花样年穿什么》跟常见的着装要求最大的区别在于,它不是只提明确可测的客观要求,也不简单明了的给员工制服,而是对员工行为进行价值判断——你照做,就是美的,你不做,或按自己认为的做,就是不美的,甚至是低劣的。

  有没有嗅到一丝熟悉的PUA的气味……

  一个普通人,只要穿着不影响公共卫生,不触犯法律规定和公序良俗,正常都不应该遭到无故的指摘。

  当然,进入某些场所时,该场所有自己的着装要求,但是如果在拒绝进入的同时附赠一句:你这样穿太丑了,不美。恐怕会被投诉至死吧。

  公司要求业绩指标、要求从业能力相关证书,都是与工作相关的合理且相对客观的要求,但是,如今招聘要求都不能明确有隐含歧视的筛选标准了,花样年公司却已经强势到可以公开定义员工的个人衣着和品味了吗?未成年人的父母也不至于如此大包大揽吧。

  进一步来说,公司可以判断员工美不美,那么是不是也可以公开定义员工是不是善良、是不是聪明、是不是完美身材等等?

  SORRY,我是来工作的,不是来接受人身攻击的。

  其次,花样年凭什么定义什么才是美?

  从古到今,美作为一个非客观可测的价值评价词,其标准一直都是众说纷纭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在梳理西方哲学史的时候曾说:

  “参差多样,对幸福来讲是命脉,在乌托邦中几乎丝毫见不到。”

  Diversity is essential to happiness, and in Utopia there is hardly any.

  到了提倡多元化发展的现代社会,什么美什么不美,更是千姿百态。

  却偏偏有些自以为是的公司,比如曾经很火的维密,非要公开定义一下什么才是完美的身材:

  维密的结果呢?

  引来无数投诉和抵制,广告也被消费者改成了这样:

  现在维密试图引进周冬雨这种不符合传统性感定义的明星来为自己代言,宣扬自信、个性,可惜,消费者并不买账。

  美应该是多样的,而不是单一的。这是历久弥新的主流价值观,个人可以有自己对美的看法,这是个人自由。

  但一个商业公司,包括像花样年这样身处主流行业,产品面向大众的公司,不说引领时代之先,至少不应该逆时而动。

  如今的新一代,也是个性十足,非常注重尊重、自由、个性的一代。未来是他们的。Facebook在主页可选56种性别,新女权运动颠覆对女性的传统角色定义,都是这种文化的体现。

  地产行业的60后、70后、80后乃至90后们,能不能积极拥抱新时代的文化,在思想上永远做一个“弄潮儿”,恐怕是决定行业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

  而花样年现在自信到直接定义什么才是美,思想很危险啊。花样年三个字里的“花样”去哪儿了呢?

  还是那句话,你可以给员工发制服,或者提具体的着装标准,但是不要言之凿凿下定义这才是美。

  再细纠起来,花样年认为美的这些标准,也没体现出什么美商上的高见啊,还是拾人牙慧做模仿的那些套路罢了。

  最后,为什么花样年曾小姐可以很个性,但是员工在个人衣着上有个性都不可以?难道不应该是惺惺相惜吗?

  古有刑不上大夫,今有花样年个性不下员工,果然还是谁的地盘谁说了算,但是连员工是不是美都要管,未免手也伸太宽。

  谁不想要充分施展个性?谁不想要自己看起来美美的(各种标准的美),只是很多人的平庸和狼狈,背后都有不得已。

  花样年今天这样的举动,其实也让人毫不意外,因为花样年背后的女人曾小姐,向来有很多出位的言论。

  在地产圈,国民老公王思聪可以说是最有个性的二代,而论最有个性的“一代”,花样年创始人曾小姐应该拥有姓名。

  曾小姐的微博置顶已经立起了个性十足的人设:

  花样年公司公告中对她的评价也是:快准狠、买卖人、毒舌。对投资者也毫不留情:

  对同行,曾小姐也毒舌怼过很多人,包括点评王石、“手撕绿城”。

  对员工,曾小姐也是直言不讳、道不同不相为谋,个性十足,曾面试了几个高管结果不太满意,隔天便发博称应聘者平庸:“我辣么聪明有趣,一切皆平庸爱走常规路的就别来花花了,沟通累。”

  这次的《花样年 穿什么》,也是来源于曾小姐办公室的直接通知。

  不知道为什么曾小姐这次在穿衣问题上却叫员工们“走常规路”呢?

  也许,平庸和常规的意思,跟美一样,也是以曾小姐的定义为准吧。

  创始人可以私下很有个性,但是在公司层面,面向员工、乃至面向普通大众的时候,很多言论和正式通告就需要更加谨慎了——

  是否符合主流价值观?

  是否考虑了尊重和平等?

  是否给他人增加了不必要的负担?

  最后,愿大家都能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因为这才是真正的幸福。

  · END ·


艾威:花样年,你凭什么定义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