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www.ymwears.cn

寻找火星上古代生命迹象的探索

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科学家几个世纪,并引发了科幻小说的想象。

现在,三个太空探索项目正准备启动一些迄今为止最雄心勃勃的竞标以寻求答案。

科学家们认为,40亿年前这两颗行星都有孕育生命的潜力,但火星之间的大部分历史仍是个谜。

来自美国、阿联酋和中国的新火星探测器将于今年夏天发射。

他们的目标不是要在火星上找到生命——科学家们相信现在那里什么也不能生存——而是要寻找过去生命形式的可能踪迹。

这些庞大而昂贵的计划可能被证明是徒劳的。但天体生物学家表示,这颗红色行星仍是我们在其他行星上发现生命记录的最大希望。

法国国家空间研究中心(CNES)主席让-伊夫·勒加尔(Jean-Yves Le Gall)在本周与记者举行的电话会议上说,火星是“唯一有确切机会发现外星生命迹象的星球,因为我们知道,数十亿年前它是适宜居住的。”

Le Gall是美国宇航局火星2020探测探测器的设计师之一,该探测器定于7月底发射,届时地球和火星将是两年多来最接近的。

这个耗资超过25亿美元的项目是揭开火星深处秘密的最新尝试,也是技术上最先进的尝试。

但它并不孤单,因为太空探索的热情已经重新燃起。

“来自火星的新闻

对这颗红色星球的科学研究始于17世纪。

1609年,意大利的伽利略·伽利莱用原始的望远镜观测火星,并成为第一个将这项新技术用于天文目的的人。

50年后,荷兰天文学家克里斯蒂安·惠更斯(Christiaan Huygens)用自己设计的更先进的望远镜绘制了地球的第一张地形图。

天体物理学家弗朗西斯·罗卡尔在他最近的文章《来自火星的最新消息》中写道,与“荒凉、空旷”的月球相比,火星长期以来似乎有可能存在微生物。

但20世纪出现了倒退。

在20世纪60年代,当人类登上月球的竞赛加速达到令人眩目的“巨大飞跃”时,迪安·希区柯克和詹姆斯·洛夫洛克却让在火星上发现生命的希望变得渺茫。

他们的研究分析了这颗行星的大气层,寻找一种化学上的不平衡,气体之间的相互反应,这可能暗示着生命的存在。

洛夫洛克告诉法新社:“如果没有反应,那那里可能就没有生命。”

“case -火星的大气在化学上是完全不活跃的。”

他们的结论在十年后得到了证实,海盗号登陆器采集了大气和土壤样本,显示火星不再适合居住。

罗卡尔告诉法新社,这一发现对火星研究来说是一个“真正的加油机”。

火星计划基本上停顿了20年。

然后在2000年,科学家们有了一个改变游戏规则的发现:他们发现水曾经流过它的表面。

按照水

这一诱人的发现重新点燃了人们对火星探索的潜在兴趣。

科学家仔细研究了火星沟壑和峡谷的图像,搜寻火星表面液态水的证据。

10多年后的2011年,他们终于找到了它。

罗卡尔说,“追随水、追随碳、追随光”的策略已经取得了成效。

法国国家空间研究中心的天体生物学家米歇尔·维索告诉法新社,自从发现水以来,每次探测任务都带来了“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火星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死寂”。

最新一艘完成这次旅行的美国漫游者——名字很恰当——从发射开始,经过6个月的旅程,计划于明年2月着陆。

这次探测可能是最令人期待的。它的着陆点Jezero陨石坑可能曾经是一个宽45公里的河流三角洲。

jezero富含沉积岩,如粘土和碳酸盐——地球上保存着化石痕迹的同一类型岩石——jezero可能是一个宝库。

或者不是。

罗卡尔说:“我们知道水曾经流过,但问题是:它能流多久?”“我们甚至不知道地球上出现生命需要多长时间。”

如果这次任务能把这些岩石带回地球,它们可能会为长期困扰科学家的问题找到答案。

但他们至少要等10年才能得到分析结果。

维索说,结果可能是“一束线索”,而不是一个明确的答案。

在开始的时候

科学家们还在考虑一个可能更深刻的问题。

如果火星上从未存在过生命,那为什么不呢?

欧洲航天局发言人Jorge Vago说,这个问题的答案可以丰富我们对生命是如何在我们的星球上发展的理解。

由于地核之下板块构造的移动,要在这里找到35亿年前生命的痕迹是极其困难的。

瓦戈说,火星上没有地壳构造板块,因此有可能存在“地球上永远找不到的”40亿年前的生命迹象。

而且,如果最新的火星计划未能发现古代火星生命的迹象,总有更广阔的领域有待探索。

土星和木星的两颗卫星Encelade和欧洲,分别被认为是有希望的竞争者。

尽管实现这些目标更多的是科幻小说而不是现实。

?2020年法新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