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www.ymwears.cn

爱“追剧”的人,患抑郁症风险更高?

  如今,“抑郁”已成了流行词汇。因为,它频繁出现在大众媒体、社交媒体和言谈话语中。还有很多人的家人朋友,或认识的人得了不同程度的抑郁症。

  在繁忙的工作与生活环境中,情绪管理似乎已经成了一种被动的习惯。虽说抑郁症与遗传因素有关,但长期过度压抑的负面情绪,也会造成抑郁症。

  近日,发表在《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美国精神病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中,哈佛大学医学院精神病学家领导的研究团队,利用来自英国生物库中超过100000名参与者的基因组数据,发现了几种可能加剧抑郁症的习惯和行为。

  与身体活动(一种已知的情绪助推器)类似,这项新研究的作者强调了可能有助于降低抑郁风险的潜在目标,比如定期社交。

  该研究通讯作者、哈佛大学医学院精神病学家Jordan Smoller说:“这些因素中最显著的是经常向他人倾诉,以及拜访家人和朋友的频率,所有这些都强调了社会联系和社会凝聚力的重要保护作用。在这个社交隔离、与家人朋友长期不能见面的时代,这些因素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相关。”

  由于新冠大流行的持续,世界各地仍有许多人生活在隔离状态中,社会探访和与家人外出活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变得更加困难,这当然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这项研究委婉地提醒我们,躲在电视机前会使本来就低落的情绪更加恶化,即使只是发个微信,或打个电话给朋友也会有好处的。

  哪些因素与抑郁有关?哪些因素导致抑郁,以及哪些因素由抑郁引起?这些都很难梳理清楚,但通过使用大量研究队列、统计工具和随机框架,研究人员开始对这些因素的潜在结果有了更好的了解。

  研究团队通过分析病例数据库中106个潜在风险因素,创建了一个综合因素比较。这些因素包括生活方式(如运动、睡眠、饮食和使用媒体模式),社交参与频率和环境等变量。

  突发性抑郁症是被定义为基线时的轻微抑郁症状和随访时具有临床意义的抑郁症。通过多基因风险评分或报告的创伤性生活事件来确定高危个体。在全样本和高危人群中进行关联分析,以确定与突发性抑郁症相关的因素。

  结果显示,社会、睡眠、媒体、饮食和运动相关的许多因素都与抑郁症有着前瞻性的联系,甚至在高危人群中也是如此。然而,只有一部分因素得到了孟德尔随机化证据的支持。

  该研究第一作者、哈佛医学院精神病学家Karmel Choi说:“抑郁症是全球范围内导致残疾的主要原因,但直到现在研究人员只关注少数风险和保护性因素,通常只涉及到一两个领域。”

  通过对英国生物库中10万名英国人的数据进行分析,研究人员发现,花更多时间看电视与预约随访时患抑郁症的风险更大有关。另一方面,定期的社会活动会有保护性作用。例如,和信任的朋友和家人一起,在降低个体患抑郁症风险方面特别有效。同样的因素也发生在体育活动上。看来,抑郁的人是需要锻炼了。研究结果表明,锻炼越多的人抑郁的可能性就越小,这可能是因为他们经常站起来活动。

  现在,用同样的因果关系框架,该研究团队发现了另一种潜在的保护机制,即我们的家人和朋友。尽管向他人倾诉能最大程度地防止抑郁,即使是在高危人群中也是如此,研究人员还表示,拜访家人和朋友“在名义上很重要”。

  总而言之,这表明与家人和朋友频繁交往可能会保护我们免受未来抑郁症的侵袭,而花大量时间看电视则会产生相反的效果。

  研究人员不确定为什么会这样,但可能是因为媒体会对我们的情绪产生一定的影响;或者,这也可能与我们花几个小时被动地坐着或趴在床上有关。

  研究人员表示,要把我们的行为和情绪的各种细微差别分开是极其困难的。虽然总的睡眠时间和质量与抑郁有关,但目前的研究发现白天小睡可能会增加抑郁的风险。这表明可能存在研究中没有考虑到的复杂和非线性影响,额外的研究应该进一步深入这些可能性。例如,白天的困倦很可能是由抑郁引起的,反之亦然。这就形成了一个潜在的令人讨厌的反馈回路,给研究人员制造了一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一样的难题。

  目前看来,与朋友和家人社交和体育活动是保护心理健康的两种有效方法。这就是说,我们需要更多的家庭(沟通、倾诉)时间,和更少的“沙发土豆(瘫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式生活来帮助避免抑郁情绪,即使我们知道按下开关追剧并不是好的选择。

  作者写道:“总之,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医疗保健人员应对成年患者使用媒体的模式进行评估,并就过度看电视对情绪的潜在影响提供心理教育,可以成为预防抑郁症的另一个有效组成部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