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www.ymwears.cn

血压降一点点也大有裨益,开降压药不应只看血压!

  众所周知,控制血压具有健康益处。然而,对于此前合并或没有基础心血管疾病的高血压患者,或是血压偏高但尚未达到诊断标准的人群,降压治疗的作用是否一致,目前尚存争议。

  欧洲心脏病学会(ESC)年会上最新发表一项覆盖近35万患者的研究表明,收缩压降低5 mm Hg就大有裨益,而且,即使是没有心血管疾病史,以及血压正常或仅轻度升高的个体,通过降压药来降低血压也同样会减少心血管事件风险。

  “这挑战了目前‘只有高血压或有心血管疾病史的人群才需要降血压’的普遍观点。” 首席研究员,牛津大学Kazem Rahimi博士表示,更推荐通过评估每个人的总体心血管风险来决定是否使用降压药。

  这是一项荟萃分析,来自降血压治疗研究者合作组织(BPLTTC),共纳入了48项随机临床试验和348,854名受试者,旨在评估降压治疗对受试者主要心血管疾病事件和死亡风险的影响程度。

  在平均4年的随访中,收缩压每降低5 mm Hg,心血管主要事件发生风险就会降低约10%;相应地,中风、缺血性心脏病、心力衰竭和心血管死亡风险分别降低13%,7%,14%和5%。

  重要的是,无论受试者在加入研究时是否患有心血管疾病,或基线 mm Hg还是高达≥170 mm Hg,降压治疗和整体趋势都没有改变,获益程度波动也不大。

  研究团队指出,大量、充分的数据让结果更有说服力。“这项荟萃分析中,收缩压<130 mm Hg的人群中发生了近7000起心血管事件,这让我们足以详细统计降压治疗对这部分人群的影响。”

  对于这些数据的解读,Rahimi博士表示:“尽管(收缩压降低5 mm Hg)对每个人的影响相似,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个人都应接受治疗。是否启动降压治疗,不应仅仅基于心血管疾病史或目前血压,而取决于每个人的总体心血管风险,比如将来出现心梗、中风等心血管事件的风险大小。”

  Rahimi博士进一步解释,目前高血压指南确实建议评估总体心血管风险,但仅在个体的血压达到一定阈值之后才进行评估。“这意味着,大量个体由于血压低于一定阈值(如140 mm Hg)而没有进行心血管风险评估。但我们的结果表明,如果整体风险已经偏高但血压正常或仅轻度升高,也应尽早考虑服药,他们可能会受益匪浅。”

  反之,“有些患者可能已经是高血压,但总体心血管风险较低,这些患者从降压治疗中获得的收益也相对较少。”

  Rahimi博士认为,这些结果对全球临床实践具有重要意义。“这不一定会导致更多的人接受治疗,但会促进治疗方法用于从中受益最大的患者。”

  在ESC会议中,该环节的共同主席,荷兰乌得勒支大学医学中心(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Utrecht)Diederick Grobbee教授评论认为,“即使起始血压相对较低的情况下,降压治疗以控制整体心血管风险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

  Rahimi博士进一步指出,在降血脂治疗中,已经将整体心血管风险评估纳入考量,而不是只看胆固醇水平而决定诊疗方案。“在高血压领域也应遵循这一策略。”去年发表于《柳叶刀》的超百万患者数据分析也表明,基于整体心血管风险,而非仅根据血压值判断是否需要降压治疗,能够预防更多心血管事件。期待更多证据能不断推动对治疗策略的回顾、审视和优化,让更多患者逃过心血管疾病这一人类“头号杀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