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www.ymwears.cn  as  test

柏妍安我改变了什么的色彩

柏妍安我改变了什么的色彩

  秋季落叶的降临,仿佛意味着万物的凋零,但又似乎暗蕴着生的气息就。

  我是一颗大树,参天比不上,但也有三四个人那么高了。浓密的绿叶陪伴着我,乘凉的老人与我谈心,顽皮的小孩爬上树杈间嬉戏,不亦乐乎。我的人气本比不上邻居他们,因为我天生个子矮,但一件事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他便是死亡。柏妍安

  那一天,太阳是请了病假的,月亮是失踪了的,星星也是去玩耍了。天空阴阴沉沉的,灌上了铅,乌云穷凶恶极,刹那间杀出千军万马——冰雹狠狠的打着房屋,还有我……

  像一个挨打的小丑,动不了,恨不得挖条缝钻进去避开。这千年一劫的“冰雪雨”。但乌云似乎还是不大过瘾,“雹势”越来越大,像一把冰锻的利斧,削着我的皮,剥着我的心。

  忽然,空气急剧爆炸,一道被标记着死亡的轰天雷不偏不倚打在我的头顶上,我还来不及大叫作文就已经失去了知觉,只是模糊的感觉,阎王爷已悄然来临……

  隔了三四天,我痛苦着醒了过来,刚睁开眼睛,就又被吓昏了过去……焦黑的身体,坑坑洼洼的四肢,还有一个被劈成两半的树冠,往日嫩绿的叶子已化作一丝灰烬,粗壮的树根也被劈砍大半……

  我不得不接受了这个惨不忍睹的事实,但我想着:既然我还能看见这个美丽的世界,又有什么可悲哀的呢。

  我把身上的那件黑衣服扯了去,换上一层有棕色的短袖。用仅剩的几条主根,扎进深渊的泥土中。渐渐的,新的皮肤与旧的皮肤镶嵌在一起,纹样更是千奇百怪,树冠分成两半,反而长得更高了!过了两年,我又是一颗健康的树了!

  如今,老人们感叹着我奇特的肌理,小孩们爬上往日的伤疤,相互嬉闹着。金黄的阳光洒在树顶上,穿过枝枝叶叶,烙在地板上。

  我,改变了死亡的色彩!


柏妍安我改变了什么的色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