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www.ymwears.cn  as  test

曹正锡银行大闹钱荒

曹正锡银行大闹钱荒

  收藏

  查看我的收藏

  0

  有用+1

  已投票

  0

  编辑

  锁定

  讨论

  上传视频

  市场预期的货币宽松未至,等来的却是银行间拆借利率和国债回购利率飙升至历史新高。6月20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SHIBOR )大幅上升578.40个基点至13.44%;银行间隔夜回购利率一度触及30%的历史高点。始发于银行间市场的流动性紧张问题,也牵连到货币基金、交易所债市乃至黄金市场。此前有外媒报道四大行呼吁央行在本周三(6月19日)前降存准,以缓解资金压力,但央行不仅没有降准、降息,连逆回购也惜之如宝,不放松流动性的意图颇为明显。根据央行公布的统计数据,5月末,我国广义货币(M2)余额已高达104.21万亿元,位居世界第一;存款准备金率处于高位,大量资金被央行锁定,因此整个金融体系并不缺钱,目前银行间市场的所谓“钱荒”只是一种结构性短缺,预计此次“钱荒”可能还要持续一段时间,但最迟不超过7月中旬。

  中文名

  银行大闹钱荒

  时 间

  6月19日

  类 别

  相关词汇

  相 关

  银行

  1

  钱荒的表现

  2

  本币成交概览

  3

  钱荒事件发展

  4

  钱荒产生原因

  5

  相关机构态度

  6

  事件影响

  7

  专家观点

  8

  相关知识点

  编辑

  银行间债市现违约黑天鹅传闻

  6日午后,兴业银行和光大银行——这两家倚重同业资金的中型银行高达千亿交割违约传闻袭来,银行间市场罕见的“黑天鹅”事件出现了。6月7日,尽管光大、兴业双双出来辟谣,但当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包括隔夜、7天期、14天期、1月和3月拆放利率全线飙升已经说明了问题,隔夜和7天shibor更是大涨231.20和152.00BP至8.2940%和6.6570%

  [1]

  。

  银行间交易闭市两度延迟半小时

  19日,银行间市场“钱荒”愈演愈烈。以往作为出钱方的大型商业银行也进场借钱,导致到下午既定收市时间,市场上依然有部分机构未能轧平头寸,银行间本币系统因此被迫延长交易半个小时。这已是近期第二次出现类似情况。

  [2]

  短期国债出现流标

  6月6日上午,农发行在银行间市场发行了2013年第10期金融债,期限为6个月,计划募集200亿元,实际发行额仅为115.1亿元,为2013年以来首只流标的利率债。

  端午节后,6月14日,2013年第四期记账式贴现国债再现流标,该债券期限为9个月,计划募集150亿元,却仅获得95.3亿元的有效认购,中标利率则高达3.7612%,较发行前一个交易日二级市场收益率高出了60多个基点。

  [3]

  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创历史新高逾13%

  2013年6月20日,这个疯狂的一天,足以载入中国银行间市场史册。当日,银行间隔夜回购利率最高达到史无前例的30%,7天回购利率最高达到28%。在近年来很长时间里,这两项利率往往不到3%。

  [4]

  编辑

  进入6月份,资金的流动性越来越紧张。数据显示,Shibor利率在6月6日全面大幅攀升,隔夜拆放利率大涨135.9个基点至5.98%,月内拆借利率都升至5%以上。而6月7日隔夜回购基点更是高达8.2%,创下了自2007年10月26日以来5年半的新高。

  [5]

  6月14日,一月期内Shibor品种再次高位盘旋,隔夜品种利率为6.9680%;7天内品种涨至6.8110%;14天内品种涨至7.5220%;1月内品种涨至7.2100%。

  6月20日,全国银行间市场同业拆借共成交222笔,总计716.69亿元,较昨日减少173.78亿元,加权利率13.1860%;质押式回购共成交2813笔,总计8117.71亿元,较昨日增加2144.31亿元,加权利率11.5652%;买断式回购共成交191笔,总计140.39亿元,曹正锡较昨日减少14.13亿元,加权利率12.0801%;现券买卖市场共成交1181笔,总计744.45亿元,较昨日增加265.58亿元。

  日期

  O/N

  1W

  2W

  1M

  3M

  6M

  9M

  1Y

  2013/6/3

  4.5990

  4.6280

  4.7980

  4.5010

  3.8834

  4.1000

  4.2600

  4.4000

  2013/6/4

  4.5170

  4.7160

  4.8080

  4.3805

  3.8835

  4.1000

  4.2600

  4.4000

  2013/6/5

  4.6230

  4.7390

  4.8730

  4.5120

  3.8838

  4.1000

  4.2600

  4.4000

  2013/6/6

  5.9820

  5.1370

  5.2420

  5.0900

  3.8938

  4.1000

  4.2600

  4.4000

  2013/6/7

  8.2940

  6.6570

  7.7400

  6.3415

  4.5740

  4.1000

  4.2600

  4.4000

  2013/6/8

  9.5810

  7.6030

  8.1970

  6.6460

  5.1080

  4.1000

  4.2600

  4.4000

  2013/6/9

  7.4900

  6.6120

  7.9500

  6.8110

  5.1450

  4.1000

  4.2600

  4.4000

  2013/6/13

  6.6910

  6.0800

  7.0130

  6.9620

  5.2050

  4.1000

  4.2600

  4.4000

  2013/6/14

  6.9680

  6.8110

  7.5220

  7.2100

  5.2900

  4.1001

  4.2600

  4.4000

  2013/6/17

  4.8130

  6.8480

  5.9440

  7.2820

  5.3190

  4.1000

  4.2600

  4.4000

  2013/6/18

  5.5960

  6.7030

  5.7100

  7.1780

  5.3290

  4.1026

  4.2610

  4.4000

  2013/6/19

  7.6600

  8.0750

  7.8390

  7.6150

  5.4080

  4.1032

  4.2611

  4.4000

  2013/6/20

  13.4440

  11.0040

  7.5940

  9.3990

  5.8030

  4.2425

  4.2674

  4.4005

  编辑

  2013年6月6日,受银行间市场资金面紧张影响,上午招标的2013年第10期农发债未能招满,为2013年以来首只流标的利率债。

  2013年6月7日,千亿交割违约传闻袭来,光大、兴业双双紧急辟谣,银行间市场罕见的“黑天鹅”事件出现。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包括隔夜、7天期、14天期、1月和3月拆放利率全线飙升,资金交易系统出现历史最长延时,市场大面积出现违约。

  2013年6月14日,2013年第四期记账式贴现国债再现流标,该债券期限为9个月,计划募集150亿元,却仅获得95.3亿元的有效认购,再次流标。

  2013年6月20日,SHIBOR几近全线上涨,仅两周利率小幅下跌,其中隔夜利率大幅飙升超过500个基点,利率首次超过10%,达13.44%,创下历史新高。

  2013年6月20日,晚间,有媒体曝中国银行下午资金违约,交易时间过了半个小时还找不到资金,还称消息人士透露,30分钟前央行投放4000亿货币。不久后,中国银行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中国银行有关负责人今晚表示,中国银行从未发生资金违约事件,6月20日按时完成全部对外支付。有关市场传闻不属实。”另据中国银行内部人士透露,中国银行已经向公安部门报案,称由于该不实报道可能扰乱中国金融市场秩序,影响金融稳定和安全。

  2013年6月21日,凌晨,上述媒体发布致歉声明,称“中国银行资金违约”的报道经核实为不实新闻,并向中国银行、广大读者以及各方机构表达歉意。

  2013年6月21日,银行间市场资金利率明显回落。其中隔夜拆借利率回落495基点至8.492%,7天拆借利率下跌246.1基点至8.543%。

  2013年6月25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涨跌互现,但波动幅度明显缩小。其中,隔夜利率跌75.30个基点至5.7360%,较6月20日回落了近600个基点;7天利率涨33.30个基点至7.6440%,大幅回落330多个基点。

  2013年6月25日,中国人民银行称,近日已向一些符合要求的金融机构提供流动性支持,并称将适时调节银行体系流动性,平抑短期异常波动,稳定市场预期,保持货币市场稳定。同时表示,目前货币市场利率已经趋向回稳。

  [6]

  编辑

  第一, 资金外流。5月3日,标准普尔指数首次突破1600点,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也刷新历史纪录,站上16000点的高位,一周后,美联社发布新闻称美联储官员正在筹划退出QE的策略。美联储一直以各种不同的口径向市场吹风:“量化宽松政策将逐步退出。”加上美国经济复苏数据的日益走强,美国对全世界资本的吸引力增强,造成新兴国家资金外流。中国也不例外,2013年上半年,我国银行结售汇余额逐月下降(2月份由于季节性因素除外),从2012年12月的509亿美元下降到5月份的104亿美元。

  [7]

  第二, 国家外汇管理局5月5日发布的《关于加强外汇资金流入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在6月底即将实施,迫于外币纳入贷存比考核的压力,一些银行可能已经提前开始买入美元补充外汇头寸,以求达到监管标准,这是近期美元买盘力量增大的主要原因,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银行间资金面紧张状况。同时,20号文还强调了“对进出口企业货物贸易外汇收支的分类管理”,这实际上是监管层在严查虚假贸易,使得国际热钱流入大幅减少,5月份以来外汇占款增长进一步大幅下降。

  第三, 2013年以来,随着杠杆率的不断放大,商业银行的人民币超额备付金在逐渐下降,3月末超额备付金率从2012年年底的3.51%降至2.58%,二季度,超储率继续下降,业内人士估计已经降到1.5%左右,银行体系流动性的边际承受力也因此大为下降。

  第四, 6月底之前,银监会将针对8号文的落实情况展开检查,迫使银行将表外非标资产转移至表内同业资产,直接挤压同业拆借额度。

  上述各种因素都对金融市场的流动性产生了一定的收缩压力,而6月上旬光大银行对兴业银行的违约门事件产生的蝴蝶效应,进一步强化了市场对资金紧缺的猜测和预期,放大了“钱荒”的恐慌效应。

  当然,比光大银行蝴蝶效应更强烈的市场恐慌心理,来自央行对市场流动性紧缺的态度和反应。在金融市场资金利率急速飙升的情况下,央行释放流动性的动作远远低于市场预期,由此透露出强制商业银行去杠杆的政策预期,这导致恐慌情绪越来越浓,市场利率越走越高。

  举例分析:钱到哪里去了?

  我们虚拟一个人物——信托经理小张来举例讲解。小张过去两年收入增加很快,他参与了很多项目。有地产的,有股权信托、工商信托。

  其中,有某个城市的一桩住宅项目缺钱,小张找到这家公司,负责做一个20亿的信托产品投到这个项目,用这个项目的土地和房屋产权做抵押,抵押率50%。设计年化回报11%,期限2年。

  然后他找到某某银行省分行的李总,找他销售。这样拿着项目来找李总的,还有小宋、小刘、小王等等,银行的李总就想出一个办法,他打包这些产品向客户发售,以8%的回报出售给客户。

  又过了一年,银行的几个客户要贷款,但是银行有存贷比、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已经批不出贷款了。怎么办呢?银行又反过来找到信托公司,我借用你们的渠道,你做个产品,我来给钱。

  这就是最近几年被屡屡提到的“表外业务”。如果出现短期钱不够怎么办?去银行间市场调剂一下,中国1400多家银行类金融机构在其中相互借款。

  在以往,各家银行钱都不够的时候,银行就会花更高的价钱借款,表现出来就是市场利率上升;这时央行就会通过投放资金来缓解。

  现在是央行不再向市场投放更多的货币,于是出现了紧张的局面。央行认为,盘活存量更重要,也就是警示银行,收回那些放错了地方的钱。

  编辑

  国务院

  2013年6月1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宣布:“把稳健的货币政策坚持住、发挥好,合理保持货币总量。”此语一锤定音,彻底浇灭了市场对央行“放水”的盼望。

  央行

  5月下旬,受外汇占款流入减少、季节性财政税款上缴和月末因素等影响,银行间资金利率逐步走高。进入6月份,随着端午节前商业银行现金备付压力上升,资金利率持续飙涨,隔夜Shibor逼近10%。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央行并没有施以援手,央票发行与正回购操作照做不误,逆回购与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SLO)依然停留在传说阶段,打破了市场关于央行节前“放水”的惯性期待。

  节后,资金紧张格局一度有所缓和,但迟迟未见实质性改善,并且资金成本从本周二(18日)开始再次飙涨。和往常一样,市场越紧张,就越是期盼央行出手。而作为一种姿态,央行在本周坚持央票发行,尽管两次发行量不过20亿元,但逆回购继续引而不发。

  6月20日,央行在公开市场地量发行3个月期20亿元央票,价格为99.28元,参考收益率2.9089%。市场预期的逆回购重启的愿望逐渐渺茫。对此,市场猜测,央票延续地量,是表明了央行的一种姿态,即“市场的问题需要市场自身去解决”。[10]

  6月25晚,央行公告称,近日其已向一些符合宏观审慎要求的金融机构提供了流动性支持,一些自身流动性充足的银行也开始发挥稳定器作用向市场融出资金,货币市场利率已显著回稳。同日,央行副行长胡晓炼亮相《新闻联播》,她表示,人民银行将会在继续坚持稳健货币政策的前提下,根据市场的流动性情况,综合运用各种相应的工具,调节银行体系流动性的水平,保持货币市场总体的稳定。当日,上海2013年陆家嘴金融论坛发布会上,央行上海总部副主任凌涛也公开表示,“流动性整体也是充裕的。银行间市场的各类参与机构获取资金的环境也是相对宽松的。”

  [7]

  中行否认资金违约[11]

  中国银行通过其官方微博和官方网站纷纷辟谣。中国银行有关负责人表示,中国银行从未发生资金违约事件, 6月20日按时完成全部对外支付,有关媒体报道和市场传闻严重失实。其并表示对于恶意制造、散布谣言的机构和个人, 中国银行将保留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工行否认央行放水500亿[12]

  有市场传闻称“工行接到通知,被央行放水500亿,隔夜5.1%,7天5.4%,现在市场利率下来了”。工商银行相关人士对此表示,并无“央行定向对工商银行拆借资金500亿元”一事。市场传闻不实。

  编辑

  股市跌幅惨重[13]

  [8]

  沪综指昨天大跌近3%,收盘失守2100点整数关,报于2084.02点;深成指则收跌3.25%,以8147.48点报收。两市均刷新了年内最低记录。这是A股自端午节小长假后的第二个“黑色星期四”。上周四复盘交易大跌,很大程度上受到“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政策”预期的困扰。而昨天,这一预期被证实。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表示,美联储很可能在2013年晚些时候放缓资产购买,并于2014年年中结束QE。这使得市场流动性趋于紧张,利空于全球股市。昨天亚太股市普跌,香港恒生指数收跌2.88%,日经225指数收跌1.74%,韩国股市跌幅也达到2%。

  银行上调利率,谨慎放贷

  中国金融市场资金紧张的状况已开始逐渐渗透到更广泛的经济领域,银行高管们纷纷表示可能上调利率并谨慎放贷,此外银行也可能通过提高投资产品回报率来筹措资金。

  银行间拆借利率在两周前飙升,资金面开始告急,它对经济的具体影响将取决于“钱荒”持续时间的长短。19日一项基准银行间贷款利率升至近两年来的最高水平,表明资金紧缺现象丝毫没有缓解迹象。

  中小型银行比大型国有银行更加依赖短期银行间拆借市场,据银行高管称,持续的资金压力已迫使许多中小银行重新评估贷款条件。在中国经济增长已显现放缓迹象之际,任何信贷阻力都会成为不利因素。[14]

  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上涨

  银行间市场短期资金流动性的突然紧张,也引发了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的上涨,特别是3个月以下的短期限产品上涨幅度较大。普益财富研究员方瑞表示,目前,银行理财产品的投资对象以货币市场工具及债券为主,因此货币市场资金利率的上涨促使新发行理财产品的预期收益率出现上升,“人民币款债券与货币市场类产品里,1-3个月期限产品的周度收益率本周已升至4.52%,1个月以下期限产品也在近两周上涨明显,本周达到3.56%;从所有人民币款理财产品来看,平均预期收益率近期也出现较大幅度的上涨,1-3个月期限产品的收益率,5月第一周还是3.93%,本周已达到4.56%。”[15]

  募集运作提速

  不仅短期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这两天有明显提升,一些理财产品的募集运作也明显提速。如原来一只理财产品从开始募集到投入运作,动辄要十天半个月,但眼下募集期有缩短之势。记者注意到,建行、工行在发的理财产品,均有6月19日开始募集,6月21日开始运作的。这意味着,居民投资于银行理财产品的资金,将减少趴在账上的时间,运作效率将明显提升。[16]

  编辑

  向松祚——农行首席经济学家,人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兼副所长:银行体系“钱荒”之说不符合事实[17]

  所谓银行体系“钱荒”之说不符合事实!媒体渲染我国银行体系出现“钱荒”甚至“流动性危机”。渲染某些银行出现违约。实属夸大其辞,危言耸听!某些时点银行出现头寸紧张属正常。偶尔也有操作出错导致支付不及时。这并不意味着整个银行体系“钱荒”。总体而言,我国银行流动性充足。

  央行此次按兵不动策略正确,首先是要显示遏制期限套利和货币空转的决心。二是检验银行金融业应对流动性危机的能力。三是传递强烈政策信号,不会以简单防水来刺激经济。昨天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指出“把稳健货币政策要坚持住”。政策决心非常坚定!

  屈宏斌——汇丰中国首席经济学家:真的出现资金面紧张,央行会采取相应措施[10]

  央行完全有能力、有足够的政策工具去缓解这种银行间市场资金紧张的状况,不管是逆回购也好,还是降准也好,都有足够空间。现在央行比较谨慎可能是在试探这一轮资金紧张是季末各银行抢资金的暂时性现象,还是真的资金面紧张。他认为,如果真的出现资金面紧张,央行应该会采取相应措施,外界不应有太多担心。

  鲁政委——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市场利率的高涨更多是恐慌情绪所致[10]

  市场利率的高涨更多是因为恐慌情绪所致,有钱的银行不愿意借,颇为谨慎,而缺钱的银行则不计成本地去借。鲁政委认为,导致拆借利率罕见暴涨的原因在于,此前许多银行预计央行会为了刺激经济而快速放松货币政策,因此在业务操作时较为冲动,而目前来看政策立场将保持中性,部分银行流动性管理出现问题。

  马蔚华——招商银行前行长:中国银行业到了转型的时候[17]

  当前国内银行所面临的外部环境、约束条件和客户需求发生巨变,传统的过分依赖信贷增长、外源融资、利差收入、成本投入以及大客户大项目的发展模式日益举步维艰,亟需通过转型拓展自身可持续发展的空间。

  鲁政委——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融资渠道日益多元化、人民币贷款不足五成,监管者虽四处围堵逃避信贷规模仍无法有效调控融资规模,彰显出数量工具与多元融资的不适应,而只有价格工具可同时着眼供需,有效调控各种融资。在不能调整存贷款基准利率的情况下,逼高shibor与加息无异,这正是成熟市场的货币政策操作方式。

  编辑

  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是以位于上海的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为技术平台计算、发布并命名,是由信用等级较高的银行组成报价团自主报出的人民币同业拆出利率计算确定的算术平均利率,是单利、无担保、批发性利率。目前,对社会公布的Shibor品种包括隔夜、1周、2周、1个月、3个月、6个月、9个月及1年。

  质押式回购,是交易双方以债券为权利质押所进行的短期资金融通业务。在质押式回购交易中,资金融入方(正回购方)在将债券出质给资金融出方(逆回购方)融入资金的同时,双方约定在将来某一日期由正回购方向逆回购方返还本金和按约定回购利率计算的利息,逆回购方向正回购方返还原出质债券。

  参考资料

  1.

  银行间债市现违约黑天鹅 央行勒紧缰绳打击套利

  .搜狐财经.2013-06-08[引用日期2020-01-31]

  2.

  .葛春晖.钱荒”升级 资金利率全线飙涨.中证网.2013.06.20

  3.

  .董云峰.资金面“高烧”不退 短期国债出现流标.第一财经日报.2013-06-17

  4.

  .董云峰,聂伟柱.银行闹钱荒央行不“放水” 总理一句话浇灭市场期盼.凤凰网.2013年06月21日

  5.

  .王涛,杨溢仁.“黑天鹅”传言突袭资金市场 光大银行事件引发担忧.一财网.2013-06-20

  6.

  .王小伟.央行松口流动性 钱荒趋缓解或助两市企稳.东方财富网.2013年06月26日

  7.

  .5.0 5.1 王学东,董云峰.钱荒惊魂时刻:银行老总最后五分钟借几十亿平掉敞口.第一财经日报.2013年06月26日

  8.

  .董云峰,聂伟柱.银行大闹钱荒 宏观信号拒绝“放水”.第一财经日报.2013.06.21


曹正锡银行大闹钱荒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